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柬埔寨概况 >> 认识柬埔寨 >> 内容

柬埔寨:民主转型加速度

时间:2013-9-5 16:30:49

    1975年,一批批身着黑衫、脖系围巾、头戴布帽的持枪男子冲上金边街头,枪杀、驱赶市民,这就是险些陷柬埔寨于万劫不复的波尔布特红色高棉。他们夺取政权后,将国名从高棉共和国改为民主柬埔寨。四年多时间中,红色高棉迫害、杀害了全国三分之一人口,甚至于只要戴眼镜、手上没老茧、识字的,都难于幸免。1979年,背叛红色高棉的韩桑林、谢辛、洪森,和越军打回柬埔寨。又经过十余年时间,1991年,签署《柬埔寨冲突全面政治解决协定》(通称《巴黎协定》)。1993年,在联合国主导下进行了第一次国会大选。新国会颁布新宪法,改国名为柬埔寨王国,恢复君主立宪制,实行自由民主制和自由市场经济,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这个被殖民百年,饱经战乱的东方佛教国终于开启了向现代民主社会痛苦而艰辛转型历史进程。
    20年后,2013年7月26日,是柬埔寨的超级星期五,参加第五届国会大选的各政党为期一个月的造势活动的最后一天。离首都金边120公里的磅湛省府,布满了执政党人民党和反对党救国党的车队和支持者。站在十字路口,左侧是救国党造势的高台,正副主席沈良西、庚速卡到场演讲,把人们的激情推到了最高;右侧是人民党造势现场,一辆大车上,敲锣打鼓的乐队在循环演奏。左右两党相安无事。无穷无尽的车队人流,经久不衰的党歌,这是人民的节日。
    7月27日,是安静日。禁止任何竞选。夜晚,湄公河边的这座城市一片宁静。一位光膀子的瘦削老人拿着长把扫帚一下下地扫着自家门前的街道。几位国际观察员上前攀谈,话题自然提及红色高棉时代。他说自己曾是技术工人,几次险些被杀,假装不识字,侥幸留下一命。他们家四口,第二天(7月28日),将去投票支持反对党。白天,在投票站里遇见从外省回乡的选民在选民名单前查找自己的投票站,问及为何不辞辛苦来投票?他们不假思索:“为了我们国家的未来。”这可不是口号,是柬埔寨人对选举、对民主制度的信任,他们要把珍贵的一票投给心之想往的未来。

    政党格局

    根据宪法,国会是柬埔寨国家最高权力机构和立法机构,每届任期5年。国会大选是实行民主制度的核心所在。赢得国会50%+1的席位的政党可以进行组阁。该党党魁自然成为国家最高行政长官。
    在过去20年柬埔寨的政治生活中,最值得庆幸的是,虽然人民党长期执政,但至少在形式上维持了多党制。不同时期,各个主要反对党占据不同席位。有的曾经弱小,现在强大了;有的曾经强大,现在衰落了;强大也好,衰落也罢,反对党始终存在。
    在第一个十年,人民党和奉辛比克党两党联合执政,沈良西党在野;2008年,出现了人民党主政,奉辛比克党参与,沈良西党、人权党、拉那烈党在野。为了迎接2013年大选,各政党重新组合:沈良西党和人权党合并,取名救国党。西哈努克的儿子拉那烈数年前从奉辛比克党分裂另创拉那烈党,又与奉辛比克党合并起来。之后,拉那烈本人移居海外,宣布退出大选。
    今年总共有8个政党参选,抽签得到的号码分别是:1号,柬埔寨党;2号,奉辛比克党;3号,民主共和国党;4号,柬埔寨人民党;5号,高棉发展经济党;6号,高棉脱贫党;7号,救国党;8号,民主联盟党。只有三个党可能获得席位,除了洪森的人民党,就是沈良西和庚速卡领导的救国党和今年去世的老国王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的小女儿阿龙拉斯美做党主席的奉辛比克党。
    执政党人民党(cambodia peo-ple’s party),前身为成立于1951年6月28日的柬埔寨人民革命党,1991年改成此名。人民党根深叶茂,约300万党员。它强调“人民党对国家的贡献最大”、“稳定高于一切”。在2013年6月27日到7月26日为期一个月的大选造势宣传中,大街上的卡车上,架着银幕,放映红色高棉施暴的电影,如《s21监狱》、《屠杀地》……提示人们,是人民党结束了红色高棉。在选举中,“红色高棉”被用来唤起民众的爱恨,也是人民党和救国党互相攻击的武器。当人民党威胁说救国党若上台会像红色高棉时,救国党的回应是:“我们将以法治、民主、非暴力及和平的方针来治国,绝对不会实行黩武政策,除非掌控兵权的人民党制造事端。我们更不会让政府重蹈红色高棉政权的复辙,因为救国党的领袖都是红色高棉的受迫害者。相反,一些人民党成员是前红色高棉领袖。”可见,在柬埔寨,红色高棉已成魔鬼代称。而对红色高棉的彻底否定,是国家得以进步的基础。
    救国党(cambodia national res-cue party, cnrp),是2012年由沈良西党和人权党合并而成。柬埔寨有一家私人电台,叫“蜂巢广播电台”。救国党在那里每天有两小时广播,谴责洪森政权贪污、勾结权贵、欺压人民、掠夺土地与财富、贫富悬殊、社会不公。救国党决心推动改变,比如总理任期只能两届;改革司法系统,整顿不独立、不公道和贪污的法庭;对法官进行重新考核和遴选,法官不能是任何政党党员,以保证其独立。还有调整舆论政策,确保真正的新闻自由,全面、真实、公平,而不是沦为政府或政党的传声筒。
    他们的七项承诺到处张贴:1.为贫民提供免费疾病治疗;2.公务员月薪至少100万瑞尔;3.农民获得农作物价格担保,尤其稻米的最低价格为每公斤1000瑞儿。4.每位65岁以上的老人可得到每月4万瑞尔的补助金。5.工人每月可得到至少60万瑞尔工薪。6.青少年得到公平的教育和工作机会。7.减低汽油价、有机肥料价、电费和利率。这并非空头支票,他们解释了这些开支的来源,保证若在执政两年内达不到目标,就提前下台。
    奉辛比克党(funcinpec party)由西哈努克于1981年创建,现有党员约80万人。这个曾经辉煌,深入人心的第一大党,经过1997年洪森政变,捣毁党部之后,一蹶不振,只能乞求于已逝老国王的威望。前任主席是盖博拉斯美,现任奉党主席是盖博拉斯美的妻子,西哈努克的小公主阿龙拉斯美。她宣称,将忠实于父王不结盟和亲民的路线。
    三个政党,比资源,人民党占上峰,他们游行造势很排场,车多,舞台设施专业,服装整齐体面;救国党则显得寒酸,车辆有大有小,破旧,轮胎上沾满泥土,人们衣装也不规整。人民党党部有大会议室,救国党只有一座简陋的旧屋,没有像样资产。比人气,人民党党部死气沉沉,里面坐着几个上年纪官僚模样的人,说起话来打着官腔;救国党党部来往人员川流不息,说话动作快速,充满生气,每个人都有一副负责任的神情。奉辛比克党资源稀缺,仰执政党鼻息,分得一席之地,只有老年人因怀旧给予有限的拥戴。

    各党领袖

    人民党的宣传广告是三个党首形象:谢辛、洪森、韩桑林。谢辛今年81岁,是柬埔寨参议院主席、人民党主席;韩桑林,79岁,是人民党名誉主席。俩人曾是红色高棉领导人。洪森,61岁,人民党副主席,出身农民家庭,18岁放弃学业,加入红色高棉游击队,历任连长、营长、团长、师长,因打仗失去一只眼睛。后与谢辛、韩桑林反叛,与越南军一道打回柬埔寨。1985年,洪森成为总理兼外交部长时,是世界上最年轻的总理,时年33岁。洪森公开表示,要干到74岁。他受到很多人欢迎,自信,身体强健,典型的高棉男人形象。洪森的三个儿子都在政府任职。其中一位洪玛尼是柬埔寨青年联盟主席,此次竞选国会议员。
    人民党的三位首脑都没有出来参加造势集会,发表竞选演说;而救国党两位领袖则是双手紧握,高举着走到民众中间。这个形象,被制作成了救国党的宣传海报。
    沈良西和洪森有巨大反差。沈良西戴一副深色大镜框眼镜。他温文尔雅形象的内里,是执着和勇敢。他1949年出生于一个富有家庭。20世纪50年代末,其父发动政变被西哈努克处以极刑。沈良西随家人被流放法国,在巴黎完成法学和经济学教育。他还在那里创办金融企业,《巴黎协定》签署后返回故乡。1993年当选国会议员,出任第一届联合政府国务兼财政大臣。1995年被开除出奉辛比克党,失去议员资格,免去财政大臣职务。之后,成立高棉民族党,自任主席;1998年改沈良西党。如果洪森代表的是历史和旧的国际区域的联系,沈良西则代表今天和新的国际社会的联系。
    庚速卡也受过很好的教育,红色高棉统治时期移民西方,回国后积极投入政治。2005年曾因批评政府领导人被捕和监禁。2007年成立人权党。他接近下层,常到农村给村民讲解自由、民主、人权的基本道理。庚速卡有一位漂亮精干的女儿,此次大选作为救国党的宣传部长,表现出色,是柬埔寨政坛的明日之星。
    沈良西代表中产阶级,庚速卡代表社会底层。有人希望他们俩人分裂。沈良西说:“我和庚速卡的关系永远不会破裂,更没有任何人可以收买我们,也不能破坏我们的团结。我们正携手谱写新的篇章,要手拉手,共同成立新政府,把洪森政府变成历史。”
    四年前,沈良西被判有罪,自我流亡。2013年7月,通过洪森致信,得到国王特赦。在投票日前9天,7月19日上午9点5分,沈良西回到祖国。一下飞机,他便跪下,俯身亲吻土地。原来预计有5000人迎接,结果数十万甚至上百万民众从机场排到金边市区夹道欢迎。由机场到民主广场不足10公里路,走了5个小时。沈良西一再说:“我真的非常高兴,我回来,是要和大家一起拯救这个国家。”
    然而,沈良西没有选举资格。他于7月21日致信国家选举委员会主席,要求将其列入救国党在干拉省的正式候选人名单,被拒,理由是选民登记和政党候选人名单工作已经结束。沈继续上诉。在仅有的一周时间里,他不遗余力地跑了10多个省份为救国党助选,在集会上,他说:“请给我一个领导国家的机会,让我中选之后,与庚速卡一起拯救这个国家。”
    奉辛比克党主席的家族既沉缅于昔日辉煌,享受王室“尊贵”,又不放弃政治,但是每况愈下,从执政党跌到在国会中只有极少席位。尽管1997年遭遇洪森政变,但是仍继续以“国家和平”的名义无原则忍让,希冀与人民党合作以保留政治地位。大选之前,奉党预计可得15席,结果却是0。柬埔寨人把国王和王室看成某种象征,如果奉党不能和人民血肉相连,显然没有前途。

    人民的选择

    根据柬博寨国家选举委员会两次公布的初步选举结果:人民党得68席;救国党得55席(与2008年相比,人民党减少22席,下降18%;救国党增加26席,增长21%)
    从过去20年五届选举的历史数据来看:此次选民登记人数比上届多了约150万;而投票数少了约100万,投票率只有53%,成为历史最低。其中投票率最高的人群是中产阶级和市民。虽然柬埔寨还是低收入的农业社会,但是正在告别传统的社会形态。金边等几个大城市决定了国家的命运。政党选择的背后是社会制度的选择,人民期盼自由的市场经济和公正的开放社会。通过投票选择政党,来推动柬埔寨经济、政治、社会的进一步转型。
    柬埔寨是以青年人为主体的国家,大量人口是在红色高棉之后出生和成长的。他们的父辈曾被红色高棉迫害,流亡,又回到柬埔寨。无论人民党怎么与红色高棉切割,人民也无法忘怀他们历史上与红色高棉的渊源。今天的人心向背,与昨天、前天不同。一个越来越强大和成熟的救国党把人民联系起来。
    投票前,各级选举委员会、ngo、各政党都估计此次选民参与热情高涨,投票率会大大提高。结果却是历史最低。为什么?
    在以省市划分的24个选区中,救国党在4个省份胜出,它们是包括首都金边在内的,拥有国会席位最多的省市,分别是18席、12席、11席、11席,并且是人民党三位首脑谢辛、洪森、韩桑林的家乡和投票地。人民党在15个省份胜出,其中9个是只有1个国会席位的省份,属于欠发达地区;另外在5个拥有4~8席的省份中,人民党和救国党所得的席位相等。
    相对发达的大城市人民对于改变的呼声更高,且毫无顾忌地用选票表达;偏远小省份选民倾向于维持现状,对于反对党了解和支持相对较弱。执政党在偏远和欠发达省份中的操控力更强,可以相对轻易地通过媒体资源,封闭反对党信息,播放反对党负面信息,或者通过村长直接给村民压力或贿赂;使支持反对党的选民被取消选民资格的较多,等等。
    此外,它与一再被国际社会、国内ngo和反对党诟病的选民登记中的错误有关。此次全国选民登记人数为967万,其中有大量重复登记、“幽灵选民”(有名无人)的情况,多发生于偏远地区。实际上,选民登记人数不到967万,真实投票率高于53%。
    在2013年7月26日,投票前最后一天宣传中,磅湛省有11万支持人民党的游行,动用3000辆汽车,30000辆摩托车,声势十分浩大。可结果却是:救国党赢得10席,人民党8席。这与游行时的热烈壮观场面很难联系起来。即使在洪森的老家,人民也不再买账。
    人民党和救国党拥有的资源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得票接近。人民党掌握着全部电视频道、广播频道和报纸。只有两份英文报纸相对独立,一个是cambodia daily 《柬埔寨日报》,另一个是the phnom penh post 《金边邮报》。人民党可以轻易做到全方位宣传,直至每个乡村。也有依靠执政党赚钱的商人,持续为执政党提供金钱和物资支持。
    救国党竞选资金主要来自普通民众。他们在路边放的箱子,一天最多可以收到几千甚至上万美元。有市民说:参加人民党的游行,人民党会发钱,比如5美元。得到钱的人,再把这5美元转捐给救国党。在造势现场,也可以看到,年轻人赶到救国党现场,才脱下有人民党标志的帽子,塞进书包,举起救国党的小旗。
    据柬埔寨选举委员会(nec)公布的资料,此次大选人民党得3235969选票,占总投票的48.83%;救国党得2946176 票,占总投票数的44.46%,二者相差4.37%的投票数。具体到各省票数,可以看到救国党实际赢得的选票以及离赢得选举只有咫尺之遥。另外,席位计算不合理也是救国党的指控之一。
    通过观察,可以得出这样一些判断:
    1.投票率为历史最低和预期选民会高度参与之间的误差,部分地源于选民登记误差;
    2.救国党得到前所未有的席位55席,直逼执政党;执政党从90席跌到68席。这反映了人民对于现存统治的不满,希望改变的选择;
    3.奉辛比克党预计可得15席,结果彻底出局。误以为老国王西哈努克逝世后,人们表达哀悼是对奉党的感情和支持,这种感情和支持会变成选票。其实,人民的选票只投给未来,而不会投给过去。
    4.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选民都极其珍视自己的投票权。以前选民对于选票的意义理解不足,被操纵的可能性大;现在则清楚地知道选举的重要,以及和国家未来发展的关系。有一位50多岁的ngo工作人员说:“我们这一代记得从前,有很多历史会造成惧怕,他们不怕。”
    5.公民社会蓬勃发展,其标志是ngo成为选民教育、选举观察,制衡国家选举委员会,沟通国际社会的重要力量。柬埔寨自由与公正选举委员会(the committee for free and fair elections in cambodia,comfrel)是最大的、独立的选举监督机构,由12个组织联盟,旨在促进柬埔寨民主化,特别聚焦在选举过程上,包括选前、投票、选后,增进选举过程透明,提高人民对于选举过程的参与和责任感。在这里工作的年轻人可以熟练地使用英文,自如地面对国际社会,培训国际观察员。他们自信,有责任感,年轻。
    6.与前四届国会大选最大的不同是,青年人成为主力,游行阵势巨大。以前最多3000人-5000人,这次动辄上万人。在人民党新闻垄断下,facebook起了关键作用。一些海外打工青年,打电话告诉家人为什么要把票投给救国党。
    7.对于贫穷人口和文盲的选民教育是通过喇叭进行的。选举工作人员肯定地说:“他们听得懂。”
    8.开放选举观察,大量政党观察员、ngo观察员以及国际观察员的参与,促使选举过程透明,向自由、公正进步。
    归根结底是人心思变。反对党在资源上完全处于劣势的情况下赢得那么多选票,是人心所向。

 
  • 上一篇:全球最宜居城市:金边名列126名
  • 下一篇:细数在柬旅游时遇到的那些小陷阱
  •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自网络,对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本文有侵犯您的权利,请来信告之,本站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柬埔寨中国商会(www.cambo-china.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